医药行业税务稽查:这5件事违法 药企别干

时间:2017-08-17 11:20 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红十字心血管病医 点击:
 

医药行业税务稽查:这5件事违法 药企别干

医药行业税务稽查来袭!最近一段时间,各医药企业财税负责人忙着参加税收专题培训班和自查。越来越多的医药企业已经认识到,在税务机关不断强化税收监管的情况下,药企税务风险很轻易裸露出来。

本期报道邀请资深税务稽查人员,联合五大医药行业税务稽查典型案例梳理了医药企业常见的税务风险点,希望可能赞助医药企业进步税务合规程度。

案例一:3年餐费估量高达近8亿元

在税务稽查中,医药企业将餐费作为会议费税前列支的情况较为广泛。

医药行业税务稽查典型案例

某税务机关对大型医药制造企业A企业发展例行检查,发现该企业“销售费用”下的二级科目“会议费”列支金额占其“销售费用”70%以上。

经过进一步考察,稽查人员发现,企业员工在“会议费”中报销的餐费,竟占该二级科目金额的80%以上,而与会议相关的场地、交通、住宿和装备租赁等费用总计不到20%。

检查人员按照该企业年均会议费发生额估算,该医药企业近3年的餐费竟高达近8亿元,直接将50%的药品制造毛利率水平拉低了近20个百分点,对此,检查人员提出了质疑。

该企业负责人解释,此类会议是由本企业医药代表或营销人员组织,由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加入的,旨在向与会人士提供产品信息或学术及医教信息。费用包含场地设备租金、交通费、住宿费和会议餐费等。

之所以餐费占比过高,主要是此类会议大多为小型学术会议,召开地点大多在医疗机构四周的餐馆。虽然形式上是用餐,但实质是借用餐馆场地向被邀请的医生介绍产品的药效和临床经验等,属于与经营相关的正常业务宣传,不属于业务招待,因此在申报纳税时做了全额列支处理。

检查人员认为,固然餐费并不等同于业务招待费,更不能简单地懂得其与正常经营无关。但是,被查企业以餐费发票作为核算会议费的报销把柄,会议的真实性难以解释。

同时,企业邀请函上注明的会议地点均在医院科室内部,举行时间在正常办公时间内,但餐费的刷卡支付凭单中的时间基本为晚餐时间。另外,当检查人员试图向被邀请的医院科室求证时,均无法获得第三方可以证明会议真实性的证据资料。

风控建议

针对A企业的情况,笔者建议相关医药企业在列支会议费时,要高度重视会议费列支的相关要求。

虽然企业在会计处理时遵守“本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但税务机关在执法过程中更重注形式要件,即列支会议费的相关凭证应反应会议时间、地点、出席人员、内容和费用标准等,且作为原始凭证的发票是非常重要的证据。

根据发票管理措施第二十一条和发票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发票开具必需反映真实的经济业务,而餐费发票只能证明用餐的事实,却无法反映其他内容。

因此,在医药企业基于此类情况核算会议费时,应附上医疗机构参会的第三方证明材料,且出具的材料能够证明会议的时间、地点和内容等相关要件,以此来佐证“此用餐非彼用餐”。

同时,医药企业应加强财务报销制度的管理。医药代表等业务人员报销时,财务人员除了审核发票真伪以外,还应审核发票反映的业务实质,以避免形式和事实的矛盾。

案例二:核定样品药价格只看包装

医药企业向医疗机构免费供给样品药很常见。这些免费赠送的药品,在税务处置上需要视同销售处理。然而,一些医药企业采取错误的方法核定视同销售收入,导致视同销售的计税价格显著低于正常售价,从而带来税务危险。

医药行业税务稽查典型案例

在检查A企业过程中,检查人员发现该企业在申报表中存在视同销售业务,便随机抽查了几种样品药的计税价格,懂得到财务人员在确定样品药视同销售价格时,基本采用的是成本加成法,加成率为10%。

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十六条规定,纳税人有条例第七条所称价格明显偏低并无正当理由,或者有本细则第四条所列视同销售货物行为而无销售额者,按下列次序确定销售额:

(一)按征税人当月同类货物的均匀销售价格肯定;

(二)按纳税人最近时代同类货物的平均销售价格确定;

(三)按组成计税价格断定,组成计税价格的公式为:组成计税价格=成本×(1+成本利润率)。

依据上述规定,成本加成是核定视同销售收入额可以采用的最后一种方法。这意味着,在使用前两种方法仍无法取得同期同类价格时才干采用。

检查人员进一步调取了A企业近1年同类药品的出厂价格,发现企业在处理样品药视同销售时未参考同期同类价格,进而导致视同销售的计税价格显明低于正常售价。

对此,A企业财务人员解释称,样品药不允许上市流通,因此按照企业正常销售的药品,无法找到同类药品,自然无法找到相同的价格。

检查人员认为,视同销售价格指的是货物价格,不应受规格和包装等因素影响。更重要的是,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相关规定的要害词,是“同类”而不是“相同”,因此对企业的解释无法认同。

税务机关认为,斟酌到样品药的特殊性,无论企业基于何种考虑向医疗机构提供样品药,一来须遵守药监局等相关管理机构的规定,二来需要尽可能勤俭资金。

如斯一来,样品药的包装规格往往不同于正常流畅的药品,比方正常销售的阿司匹林是一盒20片装,每片0.5克。

考虑到使用对象的不同,还存在10片装,每片0.25克的包装规格。实际中,企业提供的样品药可能是2片装或4片装,包装也会相应简化。如果以包装规格不同来推断,样品药天然不同于正常销售的药品。

但是,无论样品药采用何种包装规格,每片剂量无非是0.5克或0.25克,否则由于剂量差异会导致样品药失去了样品功能。

基于此,无论是增值税暂行条例仍是企业所得税法,对视同销售价钱的划定针对的都是货物,而不是包装。因此,样品药的视同销售价格是能够找到的,企业核定视同销售收入的办法应用过错。

风控建议

药企发生对外提供样品药、赠送和投资等视同销售业务时,一要掌握增值税法规定的三种方法的处理顺序,不要动辄采用成本加成方法;二要把握“同期同类”的含意,不要仅限于“相同”。

好比,企业正常销售某种丈量仪器时会将其与试剂或试纸合并包装销售,但提供样品时只有测量仪器,这种情形下就不能简略地说无法找到同期同类价格;

三是要正确理解视同销售指的是货物,该货物应是能够带来经济好处的主要载体。显然,不同的包装或不同的销售策略无法转变货物的实质。

案例三:扩展研发费税前扣除范围

医药生产企业往往每年都会投入不少资金开展研发活动。然而,一些医药企业没有深刻研究现行税收法规的详细规定,扩大了研发费用加计扣除范围。

医药行业税务稽查典型案例

检查人员审核B药企费用列支情况时发现,该企业在研发费归集中比较随意,一是将2014年以前购买的用于研发项目的设备,一次性从固定资产清算中转入“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并于该年度所得税汇算清缴时做了加计扣除;二是将非研发人员的工资、通讯和差旅等费用支出计入“管理费用??研发费用”科目,一并加计扣除。

B企业财务负责人解释,上述差旅费和通信费等支出是在研发运动中发生的,应属于研发费用支出。至于购置的研发设备,主要是用于药品试剂的生产和测试。由于此类设备在时限内使用完毕后,即便还拥有使用价值也放弃不必了。因此,不再分年度盘算折旧,而是一次性转入研发费用。

检讨职员以为,现行税收法规中可以加计扣除的研发费与企业按照会计制度归集的研发费内容并不完全相同,企业不能依照会计制度的要求做研发费用的税务处理,否则会扩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的范围。

风控倡议

医药企业研发工艺复杂、设备专属性强、技术要求高的特色促使其在研发费用归集标准上更多参照科技、医药部门要求。比如《高新技术认定管理工作指引》中各项费用科目的归集范围,就与现行税收法规存在差异。

更值得注意的是,税收法规规定可以加计扣除的研发费与企业会计核算的研发费在内容及范围上有所差别。换言之,税法规定的范围较之企业会计核算的范围要小,扣除内容更加严苛。

基于此,医药企业首先要对允许加计扣除的研发费用范围作出清楚的界定。对于超过范围的研发费用,应加大税务风险防备力度。

与此同时,医药企业还应该注意以下几点:一是加强企业财务部门与研发部门的信息沟通和协调配合。研发部门提供科技研发活动原始凭证时,应尽可能让财务部门明白该项项目费用性质以及种别的相关信息,最大限度地减少财务部门因对研发活动界定不清导致的失误。

二是熟悉固定资产加速折旧企业所得税相关税收法规,避免“老设备实用新规定”情况的发生。

三是要清楚国家出台研发费加计扣除的目标,是推动科技创新,带动产业进级,绝不是让企业将其作为偷逃税款的工具。一旦医药企业借加计扣除之名偷逃税款,将会见临处分。

案例四:过期药损失直接税前列支

医药制造企业是资产损失的多发行业。经测验分歧格或超过保质期的原料、产成品损耗很大,销毁过期和退回的药品是否为非正常损失,在所得税和增值税方面有着不同的处理方法。检查人员发现,一些医药企业将非正常损失当作正常损失处理,面临税务风险。

医药行业税务稽查典型案例

检查人员发现,C类企业每年都销毁大量的经检修不及格或超过保质期的原料、产成品和过时药品,企业在账务上直接作为资产损失扣除处理,相应存货的进项税金未作转出。

检查人员进一步检查发现,企业资产损失清单申报材料中没有药监部门和专业技巧鉴定部门的证明资料,其余相关的内部资料也不完备。

对此,C企业负责人说明,按照增值税暂行条例实行细则第二十四条规定,非正常损失指因治理不善造成被盗、丧失和霉烂变质的损失。

他们税前列支的药品是由于过保质期和商品滞销等原因被销毁处理的,是正常损耗,不属于非正常损失,因此不需要作进项税额转出处理。

检查人员认为,对比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的规定剖析,虽然制药企业销毁过期存货是遵循质量管理的要求,但此类销毁不完全等同于条例细则中所说生产经营中的合理损耗。

这里的合理损耗一般指工艺损耗或保存中的自然挥发等合理的自然损耗。C企业呈现较大量量的过期存货,不消除经营管理不善的原因,应该认定为非正常损失。与此相对应,这些损失不能直接税前列支。

风控建议

对于医药企业而言,要合规处理企业的损失,首先要搞清晰相关税收法规规定及其背景。

在增值税方面,分辨正常损耗与非正常损失的目的,是要确定相关货物所包含的进项税是否抵扣。从原理上讲,对于一般企业的存货,虽然存在质量瑕疵但仍能按原用途以较廉价格变现。

在这种情况下,该批货物依然未实际退出流通环节,其价值损失应视为正常经营损失,且有对应的销项税额。药品一旦过期、变质后则无可利用的价值,实际上已经退出流通环节,其所包含的进项税额已无对应的销项税额,增值税进销抵扣链条已中断。

制药、食物和饮料等企业时常发生此类情况,损失金额可能比较大。假如不剔除其所包括的进项税,相当于侵蚀了税基,应作进项税额转出处理。

在企业所得税方面,按《企业财产损失所得税前扣除管理方法》(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1第25号) 的规定,企业财产损失划分为实际资产损失和法定资产损失。

从报废过期药的实际操作和财务核算来讲,这类损失应大多属于实际损失。

从报备资产损失方式来讲,则要划分非正常损失和合理损耗。从企业质量管理的内部要求和行业监管部门的外部规定角度动身,该损失是可预期的,即使无法预知报废规模,但报废销毁究竟是或许率事件。

因此,当企业产生此类惯例报损事件时,可视同企业存货发生的公道损耗,采用清单申报的方式是可行的,但应备齐相关的内部和外部证据。

基于此,笔者建议医药企业:一是企业发生资产损失机,应正确判定损失性质,即正常损耗还是非常损失。对于因管理不善原因造成的损失,应做进项税额转出处理,并按照企业财产损失所得税前扣除管理办法规定报备和申报。

二是收集、保留资产损失证据。现行税收法规要求企业按规定向税务机关报送资产损失税前扣除申请时,均应提供能够证明资产损失确属已实际发生的合法证据。

三是准确归集与损失相关的各类费用,既不要“张冠李戴”,也不能“混杂是非”,以正常报损为名人为加大税前扣除金额。

案例五:向农户采购药材虚开发票

对于一些中医药企业而言,日常经营活动中向农户购买原材料是不可避免的。在此过程中,比较容易发生虚开收购发票和虚列成本的行为,这无疑会增加企业税务风险。

医药行业税务稽查典型案例

在检查D中医药企业时,检查人员发现该企业存在大量的农产品收购发票,以个人名义开具的收购发票金额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检查人员因此进一步核实了企业的存货出入库情况和银行资金往来情况。

通过比对,发现存货、资金和发票的数量金额不符,实际材料库存没有到达发票数目,采购材料的实际付款与账面金额有差异。

对此,企业财务人员解释,由于中药原材料大多直接向农户采购,材料种类多达上百种,且采购处所散布广泛,采购以现金交易为主,财务管理难度大,导致财务在库存、资金的账务处理上比较凌乱,不可避免与实际业务存在差别。

检查人员认为,从农户直吸收购中药原材料,由采购方出具农产品收购发票,没有购销双方的制约,存在较大的随便性。

特殊是在农产品收购业务数量多,大部分现金交易情况下,若纳税人虚开收购发票或多开收购金额,不仅多抵扣增值税,而且可能多列生产成本,减少应纳税所得额,增加了税务风险,且该风险涉嫌虚开行为。

风控提议

涌现上述问题既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原因。一是部分药企受到中药材主产区减产或购销渠道不畅等因素影响,不得不直接面向农户收购,并大批使用现金,通过金融机构无法查清资金流向;

二是企业对税收法规不熟悉。一些企业对免税农副产品的范围不了解,何种情况可开具收购发票不甚明白。经税务机关检查,才知道许多收购发票不相符规定,其进项税额不允许抵扣;

三是主观故意为之。由于收购发票由收购单位自行填开,自行申报抵扣,没有购销双方的约束机制。有的企业就将收购凭证当成调节税款的工具,有的甚至把其当成偷税的手腕。

基于此,笔者建议:

一是企业应树立专门的中药原材料收购台账。对农产品经营者及加工企业,在台账中登记售货人姓名、身份证号码、接洽电话和地址等根本信息。中药原资料的购进和出库等各环节要有专人记载、签字。

二是企业应主动寻求税务机关的辅导,踊跃配合上报企业的生产规模、生产才能和合理损耗等信息,从而躲避企业虚开发票虚增本钱的税务风险。

三是企业内部应增强对洽购人员及财务人员的培训,让其熟习农产品的采购流程和发票使用、索取和开具等相关知识,防止因常识性错误导致无可挽回的经济和荣誉损失。

(来源:中国税务报/王丽新 过江鸿)

本文起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客服。

0


上一篇:医药CSO合规不假 但两票制下工业走偏了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首页 | 医院简介 | 医院动态 | 心胸健康 | 专家答疑 | 新闻资讯 | 专家团队 | 患者服务 | 联系我们 |